移动版

主页 > K彩简介 >

游戏产业价值千亿,游戏声优冒着失声风险仍赚

图片来自互联网

编者注:

如果你经常使用Siri 等语音助手就会发现,有时候语音助手和你对话的声音很正常,有时候又怪怪的。那是因为,有时候返回的声音是由人工提前录制好的,有时候则是通过技术合成的。

现在电影特效已经可以做的非常逼真,完全可以骗过人的眼镜。但就声音而言,人们的耳朵还是可以轻松的分辨出合成的语音和真人配音。这就是游戏产业里仍然需要真人配音的原因。

你在玩游戏的时候,也许不会留意到游戏人物说的话。但每个角色背后,都是有一个配音演员在为起配音的。只不过你的注意力往往放在游戏角色和情节上。不过你可以试试关闭游戏的声音,就会发现游戏乏味了很多。

《华盛顿邮报》最近撰文记录了一位游戏配音演员的生活,这是阿什利·伯奇一个人的故事,但她遇到的问题也是所有游戏配音演员的难题。

下面就是《华盛顿邮报》的文章:

她醒来的时候觉得喉咙里有点痒。对27岁的阿什利·伯奇(Ashly Burch)来说,这是一个令她感到忧心忡忡的消息。她主要为电子游戏里的人物配音,在小众的配音届,她算是一位冉冉升起的新星。

她认识一些因为配音太多而损坏了嗓子的配音演员。她自己也曾经差点喊破喉咙。所以那天早上出门的时候,她喝了一点印度拉茶和豆奶。“这些都是非乳制品。”她说,“乳制品会产生粘液,这对声音不好。”

现在,她站在加州圣莫尼卡的一间隔音录音棚外,看起来毫无任何不舒服的痕迹。她正准备录制游戏《地平线零之曙光(Horizon Zero Dawn)》的新台词。这是一款今年备受瞩目的游戏大作。

“你喉咙还行吗?”导演问。

“还好。”她回答说,眼镜看着监视器里显示的台词。

配音演员,或者说声优,正在越来越多的受到关注。因为随着好莱坞的创意以及硅谷科技公司的创新技术越来越先进,娱乐产业正在发生变革。美国电子游戏市场规模大概有245亿美元,在这个行业里,声音正在变得越来越重要。

阿什利·伯奇在自己家中

现在科技公司已经可以做出比电影里更加逼真的画面效果,游戏里的故事情节也可以比电影更加激动人心,但是声音仍然无法被模仿。声音是人们最基本最亲密的感情元素,现在游戏里人物配音仍然需要配音演员来完成。

虽然配音演员不会出现在任何画面里,但一些优秀配音演员同样有自己的粉丝,游戏玩家会有自己钟爱的配音演员,游戏公司也会宣传推广好的配音演员。

但是,尽管如此,配音演员还是无法获得和电视或者电影演员同样的待遇。正是这样的原因,导致了去年配音演员的罢工行为,他们要求11家大型游戏公司提供更好的福利待遇以及更多保护政策,因为他们的声带非常容易受伤。这场罢工持续了11个月,成为了好莱坞史上时间最长的一次由演员工会发起的罢工。

在这场罢工行动中,伯奇也被迫放弃为自己喜欢的游戏角色配音。游戏玩家开始担心自己喜欢的游戏可能会出现跳票,但还好上个月演员工会和公司达成了协议。但全部工会成员的投票仍在进行中。

这场超长时间的罢工其实也凸显出了电子游戏行业的一大矛盾,那就是好莱坞和硅谷。配音演员希望自己能得到电视或者电影演员那样的待遇,也就是成为整个产品的核心;但科技公司往往认为开发者和工程师才是游戏的核心。

“他们总是说‘游戏是不同的。’但现在已经不一样了。因为游戏已经越来越像电影,而电影又越来越像游戏。游戏基本上就是时长达到100小时的电影。”JB·布兰克说。他是一位著名的配音演员和导演,也和伯奇有过多次合作。

游戏声优的艰难营生

在录制《地平线零之曙光》的前几天,伯奇在加州伯班克卡通频道为一部新的动画片《成为英雄(OK K.O.! Let’s Be Heroes)》配音。当工会组织罢工的时候,伯奇没法为游戏公司录音也不能去试镜(或者是试音),她这样的配音演员只能通过接这些活来维持一定的收入。

另一位配音演员卡特尼·泰勒(Courtenay Taylor)提到,去年她在为一款游戏配音的时候累到声带出血。配音演员的大部分伤病都是因为用力过度,比如部分配音需要大声尖叫。但她却是在录悄悄话的时候受伤的。她不得不去看医生,然后休息了整整三个月,这三个月里完全无法工作。

“如果你想要看的话,我可以给你看一些会让你很不舒服的照片。”泰勒说。她指的是她损坏的声带的照片。

阿什利·伯奇在为游戏录音

其他一些配音演员也提到在录音时间过长的时候,说话时都能尝到血的味道。一位配音演员还因为录尖叫的时间过长而昏厥过去。

游戏的本质就让录音工作很困难。很多游戏里都会有角色死亡或者因为痛苦而大叫。配音演员要一个个录制这些声音。有一次伯奇在录制一个军事主题游戏配音的时候,每句话都要大喊大叫,并且一下子录了四个小时。

去年,演员工会邀请加州负责职业安全和健康的部门来调查他们的工作状况,主要是调查配音演员的工作是否安全以及他们的声带是否承受了太大的压力。在这些法律工作者拒绝前往调查前,工会给他们放了一段录音,录音的内容是一位配音演员录制“死亡尖叫”的声音。

“他们根本无法相信我们要持续四个小时那样大喊大叫。”配音演员凯瑟·法里(Keythe Farley)说。

就算是一些以故事情节取胜、剧情更加温和的游戏,也会有大量的对白要录制,因为故事脚本就会很长。

“配音演员给声带的压力有点奇怪。”另一位《成为英雄》的配音演员凯特·法纳瑞(Kate Flannery)说。她也是一位电视演员,曾在美剧《办公室》中出境。她解释说:“当你在配音的时候,你会非常狠的用自己的声带,因为这样会让你看起来更容易合作。但也是那样,你更容易受伤。这是一种取悦别人的行为,但是在演电视剧的时候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在这里,”法纳瑞补充说,“一切都依赖于你的声音。”

在那次罢工中,演员工会要求游戏公司把惯用的四小时录音时间减半以缓解压力。但是在最终试运行的协议里,并没有这样的硬性规定,而只是让游戏工作保证会在接下来三年的合约期内检查这样的现象。

工会谈判的核心是工资。

当他们出演的电影或者电视剧重播或者发行DVD的时候,电影和电视演员可以拿到二次收入或者奖金。而且根据今年早期工会和公司达成的协议,电视剧演员还能从Netflix 和亚马逊视频服务播放的电视剧中获得一部分二次收入。

但是游戏公司不会支付二次收入。在游戏里,配音演员的工资都是一口价。

演员工会提出了一份新的奖金结构,如果一款游戏的发行量超过200万份的时候—— 相当于一部电影大卖,配音演员可以拿到一定的奖金。这种一次性奖金的最高额度为3300美元。

试行中的协议也没有包括这一条。相反,游戏公司同意把最低工资上调3% —— 相当于每录制四小时可以多850美元的收入。另外还有一部分录制奖金—— 录制次数达到一定数量后,可以拿到最高2100美元的奖金。

但是大部分配音演员光靠给游戏配音是很难挣到什么钱的。对配音演员来说,游戏配音这个行业就是没什么钱赚。

“我为一集普普通通的学前卡通片配音赚的钱要比给一部最卖座的游戏配音还要多。”菲尔·拉马尔(Phil LaMarr)说。他是一位动画配音演员,曾为动画片《胖胖狗(Pound Puppies)》配音,也为游戏《合金装备(Metal Gear Solid)》系列配过音。

阿什利·伯奇正在戴上为游戏配音设计的头盔

佩珀代因大学格拉齐亚迪奥工商管理学院的副教授大卫·史密斯(David Smith)说,那份试用期的合约最终仍然可以被看成是游戏公司的胜利。

他说:“让配音演员获得二次收入是那些公司从根本上反对的东西之一。我觉得他们把这个看成是一个很危险的信号。如果他们对于这种授权的概念作出让步,哪怕是一点点,那么其他人都会来向他们收取同样的费用。”

这里的“其他人”可以是游戏开发者—— 也就是那些写游戏代码,让游戏能真正运行的科技天才。

游戏公司的谈判代表没有回复《华盛顿邮报》要求采访的邮件。演员工会暂停了这份协议。工会主席称这份协议为“一个关键行业的重要进步”。

游戏人生

伯奇在菲尼克斯长大,小时候她哥哥安东尼很喜欢玩游戏。为了能和哥哥一起玩,她也从小就开始玩游戏。11岁的时候,她知道了她最喜欢的游戏背后是有配音演员去配音的。

“那个时候我意识到,‘哦,那就是我以后想从事的职业。’ ”伯奇说。

在他们十来岁的时候,伯奇和她哥哥安东尼开始在网上发布一些关于游戏的搞笑视频,这个系列的名字叫做“嗨,阿什,你在玩什么(Hey Ash, Whatcha Playin’)?”。很多游戏玩家都知道这个系列。伯奇2012年从洛杉矶西方学院毕业后就投身于配音行业。

她在游戏《无主之地2(Borderlands 2)》里为一个说话磕巴的女孩配音,在知名的《真人快打(Mortal Kombat)》系列游戏里为其中一个角色卡西·凯琪(Cassie Cage)配音。她的声音还出现在《辐射(Fallout)》、《使命召唤(Call of Duty)》和《银河护卫队(Guardians of the Galaxy)》等游戏大作里。另外她也为游戏陪过旁白。 

但是对她来说,最重要的一次配音是为一个小游戏《奇异人生(Life Is Strange”)》配音。

这个游戏是关于两个18岁的女生麦克斯和克洛伊的故事,她们一起探寻一个朋友消失的原因。这个游戏的核心是十来岁女生的感情生活,涉及年轻女孩自杀、抑郁、遭受凌霸以及染上毒瘾等问题,这种题材的游戏并不常见。这个游戏一共有5个部分,每部分两到三小时长,和电视剧有些类似。

游戏玩家和评论家都很喜欢这款游戏,并且这款游戏还赢得了不少奖项,包括英国电影和电视艺术学院奖中的最佳游戏奖。

伯奇为游戏中的克洛伊配音,这是一个很容易受伤但又喜欢摇滚的女孩。在游戏发布之后,伯奇在很多游戏展上一次又一次的看到女孩把自己的头发染成了和克洛伊一样的蓝色。很多玩家还根据克洛伊这个角色写了同人小说。

透过录音棚的玻璃拍到的阿什利·伯奇的脸

“我把自己带入到了这个角色中。我对她的解读其实也是对自己的解读。”伯奇在一个下午这样告诉《华盛顿邮报》的记者。

所以当这家游戏公司在今年早些时候找到她,请她再次为新版游戏中的人物配音的时候,伯奇感到受宠若惊。但是演员工会正在罢工,她无法为游戏配音。

“那真的让我很为难。”她说。

对于此事她一直闭口不谈。今年夏天新版的《奇异人生》在一个游戏展上发布了,这是一个非演员工会出品的游戏。游戏发布商试图减少伯奇无法配音带来的负面影响,把她列为了游戏情节的顾问。

游戏玩家并不买账。有人在社交媒体上这样写道:“妈蛋,真不爽啊,阿什利·伯奇不能继续为克洛伊·普林斯配音了。”这也是很多其他粉丝的心情。

游戏内外

在罢工结束前的几周,伯奇和她的朋友莎拉·阿尔梅赫(Sarah Elmaleh)坐在自己的公寓里玩游戏。阿尔梅赫也是一名配音演员,她在玩伯奇配音的游戏《地平线零之曙光》。伯奇为这个游戏里一个在世界末日到来之后挣扎生存的勇士阿洛伊(Aloy)配音。

阿什利·伯奇在自己家中

“那是你呀!” 阿尔梅赫说道,“这可真了不起!”

伯奇笑了笑。她可以看到自己的朋友才刚刚开始玩这个游戏。

“你玩这个游戏多久了?”

阿尔梅赫看了看。

“真的吗?我竟然玩了50个小时了?”她说,“你觉得我应该玩的更好了吧。”

她们一边交换着游戏手柄,一边谈论工作中的小技巧。比如怎样调整韵律和语速,比如电视演员有时候也不得不面对只有声音出镜的情况。

“你一定要很有性格,这样人们才能被你吸引住,但是又不能太过了. . .”伯奇说。

“这样的话,别人会觉得你太强势。这可是很需要技巧的。”阿尔梅赫接着说

今年早些时候,当伯奇知道自己没办法给下一版《奇异人生》配音的时候,她哭着给阿尔梅赫打了电话。原本属于她的角色被分配给了一个非演员工会的配音演员蕾哈娜·德维瑞斯(Rhianna DeVries)。

后来在给《地平线零之曙光》下一版录音的间隙,伯奇查看了网上关于《奇异人生》的评论,第二天她又给阿尔梅赫打了电话。

她还给阿尔梅赫发了一条短信:“我看到人们说蕾哈娜和我给克洛伊的配音几乎一模一样。”然后还配了一个用枪指着一张笑脸的表情。

阿尔梅赫回复说:“我很抱歉。我们只能为世界哭泣,他们有时候真是极度无知而又特别愚蠢。”

伯奇看了一眼,就放下了手机,返回了隔音的录音棚。

“开机。”音效工程师说,“第二百零四条。”

伯奇抑制住自己的疑惑,很快进入到了游戏的角色里,并读完了她的台词。

“完美。”导演说,“好的,再来一次。”

新鲜有料的产业新闻、深入浅出的企业市场分析,轻松有趣的科技人物吐槽。

凤凰科技(ID: ifeng_tech),让科技更性感。http://www.bangkaow.com/qJ3PDoqeqq/5287312652.html